日喀则市新闻网头条新闻
主页 > 时尚新闻 > 文章列表

抗战,不仅要与日寇作战,还要与疟疾斗争_健康频道_东

发布日期:2020-08-06 01:3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原标题:抗战,不仅要与日寇作战,还要与疟疾斗争

疟疾由人体带原,以俗称疟蚊的“按拿斐雷蚊”传播。疟蚊叮咬带原者,疟原虫进入疟蚊胃内,配子体雌雄交配,育成大量孢子体,进入疟蚊唾腺,就能在下一次叮咬人体时传播疟疾。在疟疾猖獗地区,居民代代染疫,体内有抗体,但外地人很难经受疟疾折磨。自古北方人缺乏疟疾抗体,视岭南云贵为有去无回的瘴疠绝地。

抗战时期,华北战场节节败退,长江流域成为主战场,西南地区成为战时的大后方。北方军队南下,遭到疟疾的横扫,毫无抵抗力。

1938年夏末,来自察哈尔的第68军于长江边奋战,立即被疟疾打垮,死亡高达4000人。连军长刘汝明本人都连打两次摆子。各医院早已无法容纳,又先后编组几十个收容队,分住各村休养,却无药品供应,眼睁睁看着他们病况恶化,相继死亡。1938年,四川省办学生军训,来自天津的南开中学366名学生参加,132人患疟。

在怒江战线,第6军进驻一月,病倒一半,日死20人。美军顾问视察怒江防线上的主力第11集团军,吓得直接向蒋介石打报告:“在云南,军事上之最大威胁,系疟疾而非日本军队。第11集团军每周因疟疾而死亡者,约在数百以上……该方面军队所受之痛苦,实难尽述。本年夏间有某师部队7000人开入峡内,抵达后甫及三周,可以作战者只余4000人,另有一营在一夜内死亡之数竟达28人之多。87师第261团某营500人在前线一月,为疟疾所困者共260人。其中44人病亡。本月内,余目击由怒江山峡内开拔之某营队伍,大都面色黄瘦,病态外露,其中约有80人身染疟疾。”

治疗疟疾,特效药只有奎宁,但国内没有金鸡纳树,制药原料仍需由爪哇进口。